• 正文  第十六天 冥衣(解决篇1)

    章节字数:6080  更新时间:09-12-27 11:3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无用的盘查后,我们无功而返,原本还算通顺的线索到现在居然中断了,虽然很不甘心,不过天色已经很晚了,黎安决定明天接着调查,我们三个离开了周家村,回到了寝室。

        不过,当我们回到寝室后,却没有发现吴星远。

        “。。。。。。他不是很早就回来了么?”我四处看了看,发现他好像并没有回寝室的样子,不由得奇怪起来。

        “大概是一个人去找那些人的资料去了吧,”黎安叹了口气,不紧不慢的跳到床上,经过了一天的调查,我们早就累的不行了,三个人躺倒之后就不想在动弹。

        “奇怪的事情,”我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通,周强为什么唯独没有偷那件最值钱的冥衣呢?要是说是为了钱的话那件冥衣是最有可能被偷的才对啊,不过他却说没有偷,是不是故意说谎呢?”

        “。。。。。。。应该不像。”黎安躺在床上,不紧不慢的回答道,“周强不可能这么快就将这件衣服倒卖出去,而且也没有其他可藏匿赃物的地方,我想他应该没有偷那件衣服才对,但是说不清为什么,难道那件衣服真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他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托着下巴思考起来。

        这时我的肚子忽然“咕咕”叫了起来,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没有吃晚饭,遂问他们道:“去吃饭吧?听说外面新开了个馆子哦,味道还不错。”

        “也好。”黎安点点头,一边紧锁着眉头,穿好了衣服。

        我们三个到了一家饭店里,叫了点东西,囫囵吃了点什么填肚子,那家饭店味道还不错,我们仨匆匆填饱后,准备结帐离开,忽然间,我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陆哓哓???”我揉了揉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的位子。

        真的是陆哓哓,她坐在我们前面,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外衣,戴着一顶超级卡通的帽子,不仔细看一时还认不出来。我们朝她打招呼,陆哓哓见到我们,吃了一惊,随后跑了过来。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啊?”她笑着,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我的身边,我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她一下,发现她今天居然穿的特别好看,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有什么好事呢。

        “刚刚回来,”黎安笑了笑,“今天有事情,去了趟周家村,你刚从市中心回来吗?”

        陆哓哓无不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的啊?”

        黎安苦笑一下:“你身上这身衣服应该是新买的吧?还是名牌哦,学校附近是没有这么大的卖场的,只有市中心有沃尔玛这种大型购物广场才有卖,难道不是吗?”

        陆哓哓吐了吐舌头,“今天去市中心逛了一天,累死人了,不过,你们去周家村有什么事啊?好不好玩啊?也不叫我。”

        我白了她一眼,心想还真是个搞不清状况的孩子。

        “不好玩啊,”就连黎安也无奈的苦笑了起来,“是关于冥衣的事情,说了你也不会懂。”

        “冥衣?那是什么?”陆哓哓抬头看了看天花板,不解的问道。

        “就是死人穿的衣服。”陈晓风嗫喏道,“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搞清楚呢,很奇怪的。”

        “死人的衣服啊?”陆哓哓听了,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许久,她忽然四周环顾了一下,问我们:“奇怪啊?怎么没见到那个叫吴星远的人呢?”

        黎安微微扬起嘴角:“他大概一个人不知道去哪里调查事情去了,不过我想还不用为他担心,即便是鬼也伤不了他的。”

        我打了个哈欠,看了看陆哓哓新买的衣服,自己以前也没少买过名牌,所以当我看到陆哓哓新买的衣服后,我“诶”了一声:“你被人骗了。”

        “???”陆哓哓狐疑的看着我。

        我指着他的衣服,说:“你买的应该是假冒商品,识货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对了,搞不好是最近一直流行的‘黑心棉’哦。”我嘿嘿笑了起来。

        陆哓哓听了,一脸的不悦,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嘀咕道:

        “什么啊?怎么可能呢?我可是在正规超市买的啊?还花了我好几百呢,哼!气死我了!!!”说着,陆哓哓跺起脚来。

        “谁叫你买东西不仔细看呢?”我耸了耸肩,“下次记得吧,吃一堑长一智,建议你明天去退货吧,不然要亏死了。”

        陆哓哓气的发疯,她狠狠的脱下了外衣,从口袋里掏出发票,大有找商店的人以死相拼的感觉。

        “。。。。。。。。。。。。。。。。”

        不过黎安听了,居然出神的望着陆哓哓,眼神显得有点惊异,楞了好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喂,怎么啦?”我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黎安这才回过神来,陆哓哓看了看他,问他:“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今天调查有什么进展吗?”

        “能有什么进展呢?”我无可奈何的耸耸肩。“事情原本进行的还蛮顺利的,我们以为是一个盗墓贼干的,不过结果居然不是,我们现在正在犯愁呢。”

        “。。。。。。。。不对。”

        我们几个忽然一惊,黎安忽然冷冷的说道,他的眼睛敏锐的就像鹰的眼睛,从他的眼神中仿佛可以感受到他无所不在的敏锐直觉,和先前发呆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这件事,恐怕没有那么简单。”黎安冷酷的说道,我们惊异不定的看着他,只见黎安迅速的穿好了衣服,对我们说:“快点,我们要去趟周家村。”

        “什么?”我疑惑的问道。“这么晚了还去吗?”

        “调查的话可以放在明天啊。”陈晓风对他说。

        可是黎安好像很坚决的样子,他对我们说,我看见他嘴边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笑容,那是他揭开谜底时才会流露出的笑容。

        “走吧,现在已经没有时间继续磨蹭了,”他自信的眼神凝望着窗外,“现在,我们就去揭开事情的真相。”

        “。。。。。。。你难道。。。。。。。”我不禁吃了一惊。

        “没错,”黎安回过头,微笑着看着我:

        “我已经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回事了,这件事,只是一个自私的人自己一手酿成的灾难罢了。”

        我们再度来到了周家村,此时已经是夜里八点了,不过,黎安却把我们带到了周宾卫的家里。

        “咚咚咚!”

        黎安再度扣响了房门,开门的依然是周宾卫的母亲,她看到我们又来了,显然很不高兴的样子,正想把我们赶回去,黎安却抢先开口道:

        “只想和周宾卫的父亲说三分钟的话,三分钟后,我们马上离开。”

        周宾卫的母亲愠怒的看着我们,一口回绝道:“你们还嫌老爷子身体不够坏吗?早上你们回去后,老爷子的病就更加重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

        “。。。。。。。”黎安听了,脸色一沉,问周宾卫的母亲道:“他是在两个礼拜前觉得身体不适的吗?”

        周宾卫母亲点点头,用不满的口气对我们说:

        “看在你们是阿卫同学的份上,我才对你们这么客气,希望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可是还没有等她话说完,黎安就一口气冲了进去,周宾卫的母亲来不及拦他,黎安一口亲冲进了周宾卫父亲的房间,我们紧跟了上去,身后传来了周宾卫母亲的吼声。

        “。。。。。。。。。。”

        我们看到周宾卫的父亲还是和早上一样躺在床上,但是奇怪的是,他的脸色和白天看到的相比,又要明显苍白了好多,也无力了好多,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是哪个行将就木的人。他仿佛也注意到了我们的到来,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头看我们一眼了,只是将头往我们这个方向扭了扭,然后用极度无力的声音,若有若无的叹了口气。

        “。。。。。。。。你们还有什么事吗?”他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对我们说,语气中也透露着厌烦的情绪。

        “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以前,我是绝对不会随便怀疑人的。”黎安冷冷的看着他,周宾卫的母亲跟着进屋,发现这么一番情景,也不禁愣住了,原本一大堆话此刻居然说不出一句。

        “。。。。。。这么说,你是弄清楚了才来的吗?”周宾卫的父亲这么问道。

        “到现在为止,你还不打算承认吗?”黎安的语气中,多了几分愠怒。

        周宾卫的父亲不语。

        黎安缓缓的走到了他面前,说道:

        “你要清楚,这件事不仅关乎到你一个人的性命,同时也关乎到你的儿子,要是你还是无法坦诚交代的话,就是我也救不了你们。”黎安冷酷的对他说道。

        “恩?”我不禁奇怪,难道说黎安怀疑是周宾卫的父亲偷了那件衣服吗?

        可是周宾卫的父亲还是没有回答。

        黎安看了看他,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们就理解错了,这件事和盗墓没有任何联系,也不存在着是谁偷了那件冥衣。”

        我们一愣。

        “因为,”黎安直勾勾的看着他,说道,“这件冥衣,实际上根本没有被偷,而且,现在应该还好好的穿在死者的身上才对。”

        “!!!你说什么?”我不禁奇怪道,“你不是说周大叔的灵魂是因为找不到寿衣所以才。。。。。。。”

        “一开始我是这么认为的,”黎安解释起来,“不过,现在看来,事情应该不是那个样子。

        无可否认,那件冥衣实际上相当值钱,如果是盗墓者的话应该很有可能将它给偷掉的,一开始我们以为是谁偷了那件衣服,所以就针对盗墓者进行了调查,结果发现盗墓者并没有偷那件衣服,这就很奇怪了,周强是一个职业盗墓者,他只会偷值钱的陪葬品,但是说到值钱的话,那件冥衣应该是所有陪葬品中价值最高的了,结果却没有被偷掉。所以,我就开始怀疑是不是冥衣本身有问题,那么唯一能解释周强没有偷冥衣的理由,就只有一个,“黎安看着周宾卫的父亲:“那就是,这件冥衣,实际上并不值钱。”

        “。。。。。。。这是什么意思?”陈晓风问道。

        “还不明白吗?”黎安看着他,“其实我也是早上在这个房间里注意到的,这个房间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由你亲手织的冥衣,虽然款式和用料方面和周宾卫身上穿的那件衣服出奇的相似,不过,我还是看出来,那些衣服和周宾卫的衣服有什么不同:”黎安冷冷的说道:“那就是厚度的不同。”

        “厚度?”我奇怪道。

        周宾卫父亲的脸色好像变的更加苍白了。

        “没错,就是厚度,”黎安微笑道,“我注意到那些挂在房间里的冥衣要比周宾卫身上穿的冥衣要厚很多,虽然说冥衣有很多款式,不过如果说是同一种款式却厚度不同的话,那就奇怪了,除非里面所垫的材料不同。周大叔出殡的时候,所穿的寿衣应该和周宾卫身上穿的寿衣是一样的吧?”说着,黎安的面色变的严肃起来。“也就是说,周大叔出殡时所穿的冥衣,应该是那件相对较薄的,是不是呢?”

        听了黎安这么说,周宾卫的父亲忽然满脸惊恐的狠命摇头道:“住口!”

        “而且,”黎安没有停止,继续说道,“那件寿衣应该也是你织的,换句话说,”黎安面色渐渐肃然起来:“你应该对周大叔的那件寿衣作了点手脚吧?”

        “什么?!”我们惊讶道。

        “就是说,把原本应该垫在衣服里面的貂绒,换成了普通的鸡绒,”黎安说道,“只要往里面塞进同样的鸡绒,就可以以假乱真了,而且还可以节省下名贵的貂绒来卖钱,从而得到一笔不小的利润。”黎安微笑起来。

        “。。。。。。。”周宾卫的父亲听了,好像完全被揭穿了谎言的人一样,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问黎安。

        “其实也是刚刚陆哓哓给了我启发,”黎安缓缓说道,“就好像不法商家出卖黑心棉一样,将衣服材料掉包,从而赚取利润。这样也就解释了周强为什么不偷那件冥衣了,因为他凭借手感可以感觉到衣服里面垫的材料不是名贵的貂绒,要知道无论做工再精良,丝绸用的多好,其实最值钱的还是冥衣里的貂绒,所以周强没有动冥衣的脑筋啊。”

        “。。。。。。。怪不得,”陈晓风说。“这就是周大叔灵魂所说的‘在没有找到衣服前,他是决度不会回去的’意思吗?”

        “没错,”黎安回答道,“其实周大叔不是因为寿衣被偷而无法安息,而是因为他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不是他原来的衣服,所以才无法安息的,为了报复,他的怨念就化作了冥衣的样子,附身在了周宾卫身上,因为死者因为寿衣而无法安息,就借用这个形态出现,这就是所谓的怨念。”

        “这么说来,”我望着周宾卫的父亲,道:“早上你们之所以看到我们这么生气,也是因为做贼心虚,怕被我们识破吗?”

        “。。。。。。。。”

        我们看着周宾卫的父亲,他别过头去,不再看我们。

        “。。。。。。行了,”周宾卫的母亲看着我们,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走到了周宾卫父亲的身边。

        “既然你们已经全部知道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她长舒了一口气,将周宾卫的父亲从床上扶了起来:“老爷子,还是把事情告诉他们吧,这种事虽然丢人,不过为了活命,还是说出来的好,也算是给周他叔一个交代吧。。。。。。。”

        “。。。。。。。”

        周宾卫的父亲许久没有说话,我们看着他,一时间屋子里一片沉静。

        “啪!”

        一声脆响。

        我们震惊的看着周宾卫的父亲,完全没有任何预兆,他忽然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扬起手,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

        “作孽啊。。。。。。。”他声嘶力竭的哭喊道,一边不停的扇自己的耳光。周宾卫母亲大哭着拉住了他,哭道:“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啊,要不是家里实在是穷的揭不开锅,我们也不会昧着良心,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隔壁的周叔,你就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天天给你上香,祭奠你,帮你烧纸钱,你就放过我们一家子吧。。。。。。”

        “。。。。。。。”我们互相看了看,说不出话。

        “有一点我没有弄明白,”黎安忽然问道,“为什么周大叔的墓碑好像经常被人打扫,隔壁的周大婶应该已经回娘家去了,是你们去经常打扫的吧?”

        周宾卫的父亲老泪纵横的说道:

        “其实自从我那天干了这事后,我就患上了这种奇怪的病了,我知道自己这么做迟早是会遭到天谴的,所以我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天天晚上去他墓前打扫,希望能得到他的谅解。。。。。。看来他还是不肯原谅我啊。”他双手埋在头发里,低下头,哭了起来。

        “。。。。。。。”我默然无语。

        “事情既然已经发生,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黎安冷酷的说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呢?即便是再穷,也不能用死者的安息来换取一时的富裕,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比我们懂,死者唯一的愿望也只有安安心心的离开人世,如果你们连这个愿望都要阻止的话,未免就太可恶了。”

        “难道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吗?”我问他。

        “办法不是没有。”黎安说道。

        听到这句话,周宾卫的父母如同遇上了救星一般看着黎安,跪在他面前哭道:“求求你,一定想办法救救老爷子!不管多少钱我们都愿意出,只求你想办法救救他吧!”

        黎安扶起了她,说道:“解决这个咒,和钱没有关系,早知道要把钱花在这上面,当初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我们也是一时财迷心窍啊,”周宾卫父母哭诉着,“要是知道后果会这么严重的话,打死我们也不敢这么做的!”

        “。。。。。。。好了,”黎安淡淡的回答道,“办法还是有的,你们就先在家里安心养病吧,事情就交给我们来解决。”

        周宾卫父母充满感激的望着我们。

        “。。。。。。。还有一点没有弄清楚,”我忽然想了起来,问黎安,“为什么周宾卫说穿上了这身衣服后,整个人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呢?这种变化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吗?”

        “。。。。。。。。”

        奇怪的是,当黎安听到我这么问他的时候,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

        “坏了!居然完全忘了这回事!”

        我们正在疑惑,黎安忽然拉起了我们,一个劲的往外面跑去了。

        “你还没回答我呢。”我被黎安拉着向学校跑去,问他。

        “是‘换魂’!”黎安跑了很久,终于重重的吐出了两个字。

        “‘换魂’?”

        “没错,就是‘换魂’,”黎安愤愤道,“简单的说,就是死者的怨气长期缠身,经过一段时间,就会和被附体的活人产生联系,双方互相交换灵魂的事情。”

        “。。。。。。有这种事?”陈晓风听了,惊惧的发抖。

        “其实周宾卫自从穿上那件冥衣后,死者就开始‘换魂’了,”黎安解释道,“先是从他的声音,然后在是身体,再到脸,四肢,直到那个人完全变成死者的样子,然后。。。。。。。”

        “。。。。。。。然后怎么样?”我听了,不敢再想下去。

        “。。。。。。。然后,这个人就会代替死者死去,”黎安越跑越快,“也就是所说的‘替死鬼’。”他说着,又加快了速度,“从周宾卫发生‘换魂’算起到现在,应该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了,通常换魂也只要一个礼拜左右就可以完成,要是再不快点的话,周宾卫的性命就难保了。”

        “有什么办法吗?”陈晓风问道。

        “办法倒是有,”黎安的头上渐渐渗出了汗水,“不过,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