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十六天 冥衣(推理篇1)

    章节字数:4813  更新时间:09-12-06 13: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周家村是一个小镇,人并不多,算足了也只有不到300户人家,而且大多是平民房,四周乱七八糟种植着树木,道路也不是怎么平整,就在我们学校旁边,平常也不是怎么热闹,是个很普通的小镇。老实说要不是亲耳听到这件事的话,我很难把这么离奇的事情和这个貌不惊人的小村子联想在一起,我们四个一路走过来只花了不到20分钟,

        “真是个僻静的小村啊。”陈晓风四周看了看,不禁感慨道。

        黎安按照周宾卫所说的地址,找到了他的家。

        迎接我们的是周宾卫的母亲,我们向她说明了身份后,她便邀请我们进屋,周宾卫的家很大,或许是因为父亲的职业关系吧,虽然表面上不光彩,不过实际上还是相当赚钱的。在经过了一番寒暄后,黎安说明了事情的原委,当周宾卫的母亲听到要见周宾卫的父亲时,脸色就变的难看起来了。

        “请不要误会,”黎安对她解释道,“因为只有见到他我们才能完整的了解事情的经过,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解决这件事。”

        周宾卫的母亲听了,虽然十分勉强的样子,但还是同意了,不过她说周宾卫的父亲病还没有好,身体十分虚弱,叫我们不要过多的打扰他休息。谢过之后周宾卫的母亲就回房去了。

        “你也发现了吗?”

        待到周宾卫母亲回房之后,黎安问吴星远道。

        “哼。”吴星远冷冷的哼了一声:“当然,那么慌张的表情,虽然只是一瞬间,不过实在是太明显了。”

        我们无不惊讶的看着他,不明所以的问道:“发现什么了?”

        “就是周宾卫的母亲啊。”黎安悄声道,“没注意吗?刚才我们提出要见周宾卫父亲的时候,她的表情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不过生气的有点奇怪。”他看了看周宾卫母亲房间的方向,喃喃道。不过我想,换做是谁遇上这种情况估计也不会高兴的吧。

        我们敲了敲周宾卫父亲的房门,不久之后,从屋子里传来一声很虚弱的声音,叫我们进来。我们轻手轻脚的扣开了房门,见到了周宾卫的父亲:

        这是一个将近40来岁的中年男子,他此刻正躺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望着窗外,两个眼球空洞洞的,没有一点生气,他的脸色黝黑,很阔,两道眉毛很浓,好像是用毛笔画上去的一样,脸上皱纹横生,仿佛饱经沧桑,但是现在看来又充满了病态,但是还是隐约能看出他以前应该是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我注意到他的屋子好像比一般的屋子要阴沉许多,虽然是大白天,不过他却把窗户关的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所以屋子里一股臭味,我们互相看了看,仿佛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听周宾卫的叙述,他应该是在两个礼拜前患病的,不过怎么看都像是个身患绝症长达数年的病人啊。

        不久周宾卫的父亲发现了我们,他的头朝我们这边望了望,两个眼睛无神的看着我们,然后又因为极度的疲乏而半昏睡过去。

        “不好意思,打扰您的休息了,”黎安对他说道,“我们是周宾卫的同学,今天来找您是因为。。。。。。。”

        “寿衣的事吧。。。。。。”

        还没等我们开口,周宾卫的父亲居然直截了当的对我们说道。他的声音很虚弱,可能是因为长时间生病的缘故吧,他有气无力的叹了一口气,仰望着天花板。

        “。。。。。。既然您已经知道了,那么我们也就开门见山的直说了吧,”黎安也亮明了目的,“我们今天来找您,实际上也是为了您的儿子,我想您也应该听周宾卫说过了吧?”

        他看了看我们,缓缓而又沉重的点点头。

        “阿卫他前一个礼拜给我打了电话。。。。。。。告诉了我他发生的一些事情。不过,我虽然是做死人生意的,但是从来都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也绝对不会相信的,永远不会。”

        我看着眼前这个男子,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两眼居然又重新充满了斗志,那种激烈的眼神仿佛是在努力抗争着什么,但是他因为说话太激动,不由得一阵咳嗽。

        “您的心情我们理解。”黎安想了想,回答道,“其实我们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么鬼,不过,话说回来,要是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的话,恐怕也是人自己造成的罪业。”说着,黎安有意无意的看了看周宾卫的父亲。“也就是人心的‘鬼’。”

        听了黎安的话后,周宾卫的父亲忽然莫名激动了起来:

        “你是说我心里有鬼吗?!”他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大声质问黎安道。

        “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黎安依旧冷静的说道,“因为我是专门负责解决这类奇怪事件的人,只是说出了一点我的个人看法而已,而且,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也是绝对不会随便乱怀疑人的,再说,这件事还关系到你儿子的性命,即便是为了周宾卫,我想也有必要弄清楚当时所发生的真实情况,只有这样才能解决这件事,所以,我希望您能配合我们,将事情的原原本本都清楚的告诉我们,以便迅速解决这件棘手的事。”

        我们看着他,不过我发现吴星远这时候居然开始四处观察起了屋子里的摆设,他的目光冰冷的扫过墙壁,桌子,还有衣柜,其实这间屋子里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冥衣,估计是他亲手制作的吧,做工之精良即便说是工艺品都不为过,可是在自己房间里居然挂这么多的冥衣,感觉上实在是有点奇怪啊。

        可是周宾卫的父亲忽然重重的呼了一口气,语气也变重了许多:

        “哼,别以为我没有听出来,像你们这种人一定都以为干我们这行的一定损阴德吧,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虽然我是做死人生意的,我从来没有干过什么损阴德的事情!咳咳。。。。。。”话说到激动处,他又止不住咳嗽起来。

        “您真的误会了,我们绝对没有。。。。。。。”黎安还想极力解释什么。不过周宾卫的父亲忽然头一扭,看也不看我们:

        “所以,你们要是想从我身上了解什么的话,还是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半句话的!给我出去!”

        我意识到他一定是误解了我们的意思,老实说换做是任何人因为做死人生意而遇上这么离奇的事件都不会不在意他人的看法的,只是不知为何,他的样子好像特别激动。

        “你这人真是不讲道理!”陈晓风听了也生气道,“我们可是好心好意帮你忙啊,而且要不是周宾卫拜托我们的话,我们才不会来管呢!”

        “晓风!”我们赶忙拉住晓风。

        这时候,周宾卫的母亲好像听到了我们的争吵声,从屋子里出来,看到我们,怒目而视,显得非常愤怒。

        “。。。。。。。你们想干什么?老爷子身体不好,你们还在这里叫的这么大声,什么意思啊?”她看到我们,表情好像恨不得将我们生吞活剥了似的。我们自知理亏,不敢多言。

        周宾卫的父亲重重咳嗽两声,然后在周宾卫母亲的搀扶下坐了起来。他淡淡的摇了摇手,猛烈的咳嗽了两声,对我们下了逐客令:

        “出去,不要再来找我了。”

        “。。。。。。”

        话已至此,多说无意,我们无奈的互相看看,最后黎安向他深深鞠了一躬,说道:

        “好吧,既然如此,我们就先暂时离开了,不打扰您休息了。不过,有句话,小辈我还是不能不说,”黎安淡淡的抬起头,转身准备离开:

        “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心也无法面对的话,是无法自救的,因为鬼早就已经在那个人的心里了。”

        “够了!!!”

        周宾卫的母亲吼了一声,她的手猛的拍了一下桌子,但是全身因为剧烈的愤怒而颤抖起来,死死的盯着我们,就像是头发怒的母狮子。“给我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们!”

        黎安略带深意的看了看他们,周宾卫的父亲猛的咳嗽了两声,我们默默的退出了房子,离开了周宾卫的家。

        “真是个冥顽不灵的老顽固!”

        陈晓风生气的踢了一下脚边的石头,我看着黎安若有所思的面容,再看看吴星远依旧冷着他那张脸,不禁陷入了迷惑。

        “怎么办啊?”我问道。

        黎安耸耸肩:“没办法,既然他们不愿意和我们合作,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只好自己调查了。”

        “。。。。。。”我叹了口气。

        这时,一直冷着脸的吴星远忽然没由的说道:“他们生气的有点奇怪啊。”

        “我也这么觉得,”黎安淡淡的说,“虽然如此,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们对这种灵异的事情感到害怕所以产生了不良的情绪,所以也不能怪他们。”

        “不过,”吴星远忽然对他说道,抬头望了望天:“你不觉得有点奇怪吗?”

        “奇怪?”我们望着他。

        “是指房间里挂的那些寿衣对吧?”黎安回答道,“我也看到了啊。那些冥衣,应该都是他亲手织的吧?”

        “恩。”吴星远冷冷的点点头:“你应该看到,那些寿衣和我们在周宾卫寝室里看到的寿衣是一个款式的吧?不过,又好像有点不同的样子。”

        “不同?哪里不同了?”我们看着他们俩。

        “恩,就是房间里挂的那些寿衣,大小好像和周宾卫穿的寿衣一样啊。”黎安回答,“如果按照周宾卫说的话,那个死掉的邻居无论身材还是身高,应该都有很大的差别,不过现在看到的寿衣却和他儿子的身材相当,这就很奇怪了,除非是他刻意帮儿子织的寿衣,不过好像从来没有听说过父亲帮儿子织寿衣的事情啊。”

        “是的,”吴星远冷酷的抿着嘴角,微微上扬道:“而且,不光如此,我还注意到那些冥衣好像比一般的冥衣要厚实许多,就好像过冬穿的衣服,不过我不知道冥衣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讲究。”他看着黎安。

        “常理上讲,冥衣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款式,”黎安不紧不慢的分析道,“就好像人穿的衣服一样,迷信的说法是死人也要过四季,所以去世时穿的衣服就很重要,比如冬天过世的就要穿厚点的冥衣,不然会在阴间冻死。不过也有很多人在死者火化后连同死者生前的衣服一同火化,为的就是让死者在死后的世界里有御寒的衣物,不过话说回来,很少有人对冥衣这么讲究,所以大部分的寿衣还是用丝绸织成,里面填充了很厚的棉絮,即是为了不让死者受冻,也是为了保护好死者的遗体,以免在移动尸体的时候损坏脆弱的遗体。”

        吴星远冷淡的笑了笑,说:“这样啊。还真是长见识了,不过,你接下来想怎么办呢?知情者不愿透露情况,你也没有更多的线索,还打算继续查下去吗?”

        黎安微笑着对他说:“当然了,就算是只有一丝线索,我也绝对不会放弃的。”黎安对他酷酷的笑道,“其实说起来,虽然不知为何,周宾卫的父亲不愿向我们透露许多情况,不过,线索的话还是有的啊。”

        “还有线索吗?”我们听了,不禁疑惑道。

        “当然了,”黎安自信的一笑:“还记得周宾卫说的那个故事吗?”

        “。。。。。。你该不会是想挖开棺材看那个死人的衣服吧?”吴星远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他。

        “我还没有这个打算,”黎安微笑着回答,“不过,在周宾卫的话里,其实有一点很奇怪啊。”

        “奇怪?”

        “是啊。”黎安缓缓说道,看向我们。“就是那个死去的周大婶的老公啊,不用说,其实我刚听了他的话后,我立刻想到,那天他看到的那个人,可能就是死去的周大叔。”

        “这个。。。。。。虽然我也猜到了,不过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我问道。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可能就会比较麻烦了,”黎安忽然脸色一凝,望着前方:“要知道鬼魂一般是不会特地流连于某个特定的地方的,而且周大叔的葬礼已经举行,他就更没有理由流连于人世了,照理应该安息才对,想想看吧,他之所以还徘徊在人间的理由是什么呢?”

        “你不是说是寿衣吗?”

        黎安微笑道:“不错,就是寿衣,还记得周宾卫叙述周大叔说过的一句话吗?”

        我们一愣。

        “‘。。。。。。在没有找到衣服之前,我是不会回家的。’”

        吴星远淡淡的说道,目光中充满了森然的寒意。

        “。。。。。。。你是说。。。。。。。”我不禁为我这个想法感到深刻的不安。

        “没错,”黎安冷冷的凝望前方:“找不到自己的寿衣,这就是他之所以不肯离开的原因。”

        “不过,你也不能强行打开棺材看尸体是否穿了冥衣啊,”吴星远对他说,“你打算怎么调查下去呢?”

        “很简单。”黎安对他淡淡笑了一下:“当然是把那天参加葬礼的人统统调查一遍咯。”

        “全要调查吗?”我一想到要问这么多人,不禁就先泄气了。

        “当然,”黎安看了看我,语气中带着肃然。“要知道,要是死者的东西被人盗了的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尤其是死者的衣服被偷了的话,就不单单是会出人命的问题了。所以,当时参加葬礼的所有人都存在着偷冥衣的可能,一个也不能漏掉。”他的语气不容违逆道。

        “。。。。。。可是有谁会去偷死人的衣服呢?”我着实感到不解。

        “不要忘了,”吴星远忽然冷冷的笑了起来:“那件冥衣用的材料很好,做工也十分精良,实际上可是价值不菲的啊,即便是拿来卖钱的话,也可以卖出个好价钱。”

        “会不会是盗墓的干的?”陈晓风问道。

        “有这个可能,”黎安阴沉着脸说,“如果是盗墓者的话,我想坟地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大概都会一扫而空的,这样要找起来可能就比较麻烦了。”

        我们面面相嘘,摆在我们面前的,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谜团:会是谁偷了死人的衣服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