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五章排除异己

    章节字数:2302  更新时间:20-09-07 10: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废物!”三日后的夜里,三皇子元琪的殿中。

        “主子息怒!”一黑衣女子连忙跪下,凑近一看,不是玉葵,又当何人?

        “我要你杀她,你没杀成!害我筹划良久之事,功亏一篑!明明此事可令太子民心尽失,可到头来却只是死了一个小小的探子!”元琪怒不可遏。前一月他得知事败,已是将一桌佳肴统统扫在地上。可偏偏还没到玉葵见他的时机,只能忍着发作。如今到了每月约定之日,玉葵来了,他自是破口大骂。

        “主子息怒!奴婢那日不阻止,也不过是想试探一下她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若她真失忆了,定是没那胆子多管闲事。一个小小花魁,岂有胆量与皇族对抗?定是回房躲开,日后还可利用。若她没失忆,定会多管闲事。太子妃蛮横,岂会如此轻易劝退?奴婢只是想顺手推舟,送她去死。谁能料到,她真有如此本事!”玉葵吓得发抖,眼里含着泪。可当戏子久了,竟也分辨不出此情此景是否真的令她如此惊惧。

        “此女须快快除之。”元琪负气转身,背对着玉葵。

        “此女甚是聪慧,要除她,只怕不易。”玉葵倒是越说越小声。

        “都听到了吧?”元琪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也不知在对谁说话。只见一黑影如风一般闪过,玉葵抬眼,面前已是多了一名黑衣剑客。

        “听到了。”

        “杀了她,现在。”

        “喏。”

        没过多久,此名剑客便已潜伏于殷锦的房梁之上,欲待殷锦归来,一刀穿其心脏。可怎料,刀锋未出,便已身死。透过他的眼珠,竟还依稀可见另一名黑衣人影。

        “多谢。”殷锦笑道,那名男子一言未发,跳窗而出。就在这同一天夜里,玉葵也死了。

        翌日,玉葵在路上遇害的消息传来,殷锦哭得那是一个梨花带雨,而昨晚来刺杀自己的人也早就被她用融尸液清理干净。她早就猜到三皇子会在近日派人杀她,故房内一直有暗卫守护。道暗卫何来?自是楚云初的人。此番,她的身份怕也是瞒不住了。想到此,楚云初果然已来。

        “你消息倒是挺快。”

        “消息快又有何用?事已成了。”楚云初面色有些不悦,可眼里却带着欣赏与佩服。

        “我是谁的人,想必你应能猜到。”殷锦不慢不急,抿了口茶。

        “你就不怕我杀了你?”楚云初看其如此作态,更是气闷。三日前自己要求与元琪会面,却被殷锦回绝,道是恐有不便。最后在殷锦的巧舌之下败了阵,将诸多合作事宜告知,不曾想此人竟是太子的人,还借自己之手排除了异己!

        “公子莫急。您的目的,说白了不过是皇位。与谁合作,不都是合作?你说如今三皇子,会不会知道他的人是被你杀掉的呢?就算现在不知,也难保以后不知吧。合作起来,会不会诸多猜忌呢?”殷锦轻笑,“三皇子虽与太子分庭抗礼,但再怎么说,太子就是太子,总是高他一头的。你选择太子,似乎更有利吧。再者如今你杀了三皇子的手下,太子与你的合作岂不更顺利?”

        “哼。”道理虽如此,可终是令人心有不忿。楚云初作态冷哼,拂袖转身。

        “若我猜不错,你本就在三皇子与太子之间斟酌。恰逢花愿身死,你找不到太子的探子,便干脆选了三皇子。”殷锦笑看楚云初惺惺作态,终是哄道,“皇子乃是图皇位之人,胸襟必定如海般广阔。成大事者,向来不拘小节。殷锦也是见皇子如此,才敢这么做。”

        楚云初沉默了一会,终是转了回来,望向殷锦道:“下不为例。”

        “那是自然。”殷锦点了点头。

        “此番,我可要和太子会面了。”楚云初坐了下来,与殷锦四目相对。

        殷锦美眸流转,凑到了楚云初的耳畔,轻声细语道:“还请公子静候佳音。”

        又是一日,殷锦倚栏而坐,轻摇手中花扇,好生惬意。“玉葵,给我拿点小吃来。”刚说罢,便突然想起玉葵已死,悲从中来,泪眼婆娑。姐妹们见罢纷纷前来安慰。

        “三妹为何事而哭?”风岚上前,与殷锦同坐。

        “本无什么大事,便是妹妹思念玉葵了。”殷锦以帕子拭泪。

        “近来咱们花月楼可不太平。前些日子二妹惨死,今个儿连玉葵也……”风岚垂眸叹气,也不由拿起绣帕掩面。

        此时,月儿走上前来,安慰道:“大姐、三姐,你们可别难过了。我们总是要向前看的。”她还是同往常那般光彩照人,眼中带着灵光,面容带着红晕。

        “说来,这花愿原来也有一丫鬟。都是可怜人,不如把她叫来,伺候三妹吧。”风岚轻轻地拍了拍殷锦的玉手,以作安抚。

        “如此也好,只是不知她愿不愿意?”殷锦抽噎着。

        “主子的安排,她又岂敢拒绝?”月儿也坐在了殷锦的一侧。

        “自花愿死后,久不见此人。也不知妈妈把她安置到何处了。”殷锦低下了头,眼眸里满是悲伤。

        “这有何难?问问妈妈便知。”月儿道。

        “往日妈妈最疼便是你,不如就你来帮三妹问问吧。”风岚的目光望向了月儿,此女虽年纪尚小,看起来天真活泼,还留有些孩子的霸道刁蛮,可在这楼里又岂有什么干净之人?愈是如此,风岚愈是觉得此女深不见底。说来也是讽刺,自己自出生时便一直被人作为探子来培养,执行任务已是六年有余,如今竟也会因这年仅十二岁的女娃子而心底发怵——这是她作为探子的直觉。

        “那是自然,都是自家姐妹。月儿这就去说。”月儿莞尔一笑,快步离去了。

        待到晚上,花愿的婢女小兰果然来了。原来花楼的妈妈给了她一个到后院修剪花卉的杂活,故一直没有在前楼见到她。

        “你便是小兰?”殷锦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丫鬟,容貌清丽,温文尔雅,说其是富贵人家的大家闺秀也不为过。

        “正是。”小兰福了福身,礼数甚全。

        “太子可是时常来楼里宠幸花愿?”殷锦把手伸得长长的,看着自己涂红的指甲,脸上噙着一丝邪笑。

        “太子并没有经常来此,可他每次来,必会找小姐。”小兰低着头,淡淡地说道。

        “你很镇定啊。”

        “我知道,雪娘你是谁的人。”小兰抬眼,竟与殷锦对视。殷锦有些惊讶,但很快转为平静,眼里更是多了几分赞赏,“这楼住的都是些什么宝贝!每个丫鬟都各有各的厉害啊。”

        “雪娘谬赞了。”小兰又将目光收回,看向地板。

        “你可知你要做我的丫鬟了?”

        “方才妈妈已和我说过。”

        “那么,你是谁的人呢?”

        “你是谁的人,我,便是谁的人。”小兰抬头,面带微微笑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