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2265  更新时间:20-01-28 17: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七章

        楼下的喧嚣一直持续到晚上。

        苍先生待了两个时辰才走。入夜时分蓝蘼又来敲门,“无患…你…可觉怎样?”

        “无事。”虽然她看到了我得狼狈样子,可我还是不想让她担心,“今日你做的很好。”

        “什么?”她有点不明白,

        ”今日苍先生发脾气,你做的很好。”我笑笑,“有个当家作主的样子了。”

        “可是妈妈,蓝蘼不能没有妈妈…”她靠着门坐下,“蓝蘼知道苍先生这份喜欢不过是因为宫里的女人看够了,图新鲜罢了,并不能长久。”

        “你以前从未说过,”我有些讶异,她竟看的如此通透,

        “妈妈,蓝蘼不想靠着这样随时会消失的东西活着。”她声音里透出坚定,“蓝蘼是妈妈带回院子的,所以心甘情愿一辈子跟着妈妈,所以当家作主这样的话还请妈妈不要再提了。”

        我哑然。她竟有这份心。不枉我疼她这几年。

        “哦对了,蓝蘼去给妈妈找个大夫来瞧瞧吧?这么躺着也不是办法…”

        “蓝蘼姑娘,苍先生来了!”楼下杜若喊道,

        “去吧。”

        “妈妈好好歇着,蓝蘼一会儿再来陪妈妈。”说完起身下楼去了。

        苍先生这次没有再嚷着让我迎接,任凭蓝蘼牵着去了后面。

        这个点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楼下歌舞升天,楼上冷冷清清。我突然好想八角,可是她可能再也不想见我了吧…

        忽然一个身影熟门熟路的打开我的房门,踮着脚走到我床边,

        “谁?!”我的手伸向藏在枕头底下的匕首,

        “我。”是落葵。

        “…你怎么来了?”我把手缩了回来,“你不是被关在月见凰衣?怎么能出来?”

        “我收到一封信了封信,说你病了,我放心不下才从暗道跑出来的。”她说的暗道原本是为了我和她相见方便,自从上次就再没用过了。

        “谁给你的信?”心里隐约觉得蹊跷,

        “并未署名,不过你怎么不点灯?”她说着点燃了喔床头的蜡烛,

        “不用了,我…”话还没说完,满身伤痕鼻青脸肿的我随着一晃一晃的烛火显现在她面前,

        落葵每次遇上令她极其愤怒的事就说不出话,只能红着眼大口喘气,比如现在,比如上次蓝蘼在她院子里中毒。

        “落葵,我…”

        “谁干的?”她站在床前足足盯着我看了一炷香得时间,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

        “不重要。”我摇摇头,

        她点点头在床边坐下,她知道我说不重要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淌这趟浑水。

        “…疼的厉害吗?”她小心翼翼的拉起我的袖子,皱着眉头仔仔细细得查看我的胳膊,看到几处还在往外微微渗血,轻轻吹了几口气,又看了看另一只胳膊,伤的比这只还重,

        “…怎么这么狠心…”一滴滴温热滴到了我的伤口上,咸咸的眼泪刺得我痒痒的,我极少见过她哭,上一次哭还是因为知道我为了救她答应了苍及王。

        “好了,我一个不能动的人都没哭,你哭什么。”眼角含笑,戳了黜她冰凉的手指,“好了不哭。”

        她侧过脸拭去眼角的泪,余光看到了门外一闪而过一个熟悉的身影。呵,你永远别想得到她。

        一天一夜没有合眼,落葵的到来让我紧绷的神经彻底松懈下来,一会儿的功夫竟睡着了,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了,而落葵早已离开了。挣扎着坐起来看到了桌上的一盒药,只看一眼,我就知道是落葵送来的。

        “醒了?”屋里还有别人,

        我转头,看到了站在窗前的苍及。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不仅不惊讶他在这里,心里竟还有些高兴,

        “她走了我就进来了。”他走近我,“无患,谁干的?告诉我。”

        其实我大可告诉他,是盛美人儿打的我,可我也确实知道他坐上王位大半的功劳都是盛家,盛家背后的手长的可怕,几乎渗透看苍贝山的每一寸土地。

        我摇摇头,“没有谁,是我做了错事罢了。”我确实是做了错事,我这个人,我这辈子,永远都不该认识苍及。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我会这么好骗吗?!”他气不打一处来,“你这副样子让我怎么…”

        “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罢。”我有气无力,“苍及,算我求你。”

        “是打你的人逼你这么说的吗?!”他皱着眉头猛地凑近我,呼出的气息喷在我脸上,“他不让你见我,对吗?!”

        “…不是,“我下意识的侧头避开他,“是我自己,我,不想再见你了。”

        他愣了愣,旋即看穿一切的笑笑,“无患,你知道你多容易被看穿?打你的人是盛穗,对吗?”

        盛穗就是盛美人儿的名字。

        他的敏锐让我毛骨悚然。

        “整个苍贝山能让你无患害怕的,只有盛家罢了,而我散布了纳你为妃的消息之后,地位收到威胁最大的,就是盛穗。她怎么会容得下你?”他眼里透出我从未见过的精明算计,我这才意识到他是一位帝王,一位年轻的帝王,一位想要修剪枝桠的野心勃勃的帝王。

        “…纳我为妃的消息你是故意散出来的?”我突然反应过来,“你这是做给盛家看的?这都是你安排好的?!”

        “是,不过我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没想到我会被打成这样?!没想到我这颗棋子这么管用?!”泪水夺眶而出,居然是这样。我为了他承认自己狐媚,结果竟然是这样。

        “无患,想纳你为妃是真,没想到盛穗下手这么狠也是真,不过你不是我的棋子。”他缓缓抬头看着我,我从他的眼睛里竟看不出一点愧疚,

        “所以你一早就想到了她会对我下手?”心灰意冷不过一瞬间,他用我试探盛家,现在他成功了。

        “盛穗向来雷厉风行,可我确实没想到她…这么狠。”他的态度令我厌恶,就像在谈论一件事不关己的事情,就像受伤的不是我,就像我这样是理所应当。

        “随我回宫吧,我给你一个比她还高的位份,这样她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好不好,无患?”他握住我冰凉的手,轻声道,

        “苍及,你未免太自以为是了。”我抽出手面无表情,“我不会再让你利用我了。你有你的不得已,我有我的不愿意。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儿。”

        “蓝蘼已经答应我了,此时正在收拾东西,等会儿就随我回宫。”他见我心意已决也不再劝我,“既如此,你就呆在这儿吧。”

        当他说出来蓝蘼要跟他走的时候我脑袋“嗡”的一声,他后面又说了些什么,可我都没有听见,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走了,连同蓝蘼一起。

        无患,现在真的只剩你自己了。

        作者闲话:

        大家平安健康,百病不侵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