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五章

    章节字数:2538  更新时间:20-01-26 14: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五章

        外殿安静的让人心里发怵,我和落葵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到苍及王面前行了个礼,站在一旁,

        “你说吧,发现什么了。”苍及王朝大夫点点头,

        “小人在蓝蘼姑娘的一道菜中发现了毒药,就是这道”墙里佳人笑”。”

        “不可能!”落葵几乎是瞬间就反驳,说完她又看了我一眼,“所有人都知道我做了两份,为什么妈妈没事儿?”

        “那敢问这位妈妈,你吃了这道菜吗?”

        这道菜上来的时候我正在剥橘子,蓝蘼因从未见过,迫不及待的吃了几大口,所以我并没有吃,

        “我…”我复杂的看着落葵,她原本底气十足的眼神在看到我的犹豫之后刹那间变得不知所措,

        “我…我当时在剥橘子,还没吃…”我被她看的心里发慌,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苍及王,

        “小人适才连同这位妈妈的菜一同验过了,确实是和蓝蘼姑娘的菜一样,都被人下了毒。”大夫说的不紧不慢,完全一副置身事外的模样,

        “我没有!”落葵紧紧握住拳头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我没有!”

        “我看没什么好查的了,”一直没说话的苍及王突然开口,伸手指向落葵,“如今谁不知道云轴空门是整个苍贝山生意最兴隆的院子,今天妈妈和蓝蘼都在,你因自己的院子一直生意冷淡,便想出这个下三滥的手段,除掉她们。”

        落葵看向我的眼睛里是慌乱和吃惊,而转向苍及王的眼神里只剩下了冷漠,“除掉她们?呵,我落葵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却也绝不会手段如此不堪!这殿内之人谁不知道我曾是云轴空门的姑娘,又有谁不知道我和无患…”她顿了顿冲我眨了眨眼,“而且今日挑花之日,我若想除掉她们为何要选在今日,又在我这月见凰衣里,这不是自掘坟墓吗?!”

        “对啊…她说的有理…”

        “也是,她在自己家地盘上行凶未免太傻…”

        “我倒觉得就是她干的,…”

        “不过她以前和无患的事…”

        “刚才你们没发现吗,苍及王可是先抱住了无患,那个蓝蘼他看都没看…”

        “怎么没看见,我都看傻了!”

        ……

        “安静!”商陆咳嗽了两声,可底下众人仍是七嘴八舌的讨论,丝毫没把他放在眼里。他看了一眼苍及王,苍及王点点头,他又重新咳嗽两声,

        “咳咳!今日之事还需定夺,落葵暂关在月见凰衣不准出去,待事情水落石出苍及王自会还你一个公道。”

        众人见事情草草结束,报报怨怨的往外走,最后只剩下了我,落葵,苍及和他的小太监。

        “商陆,你到门外候着,我有几句话和这位妈妈说。”苍及扬了扬手,让小太监先出去了,自己慢慢走下来站在我和落葵中间。

        “是不是你。”我从未听过他这么冷的语气,冷到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不是我。”落葵丝毫不怕他,“你知道不是我。”

        “我怎么会知道,”苍及王看着落葵的眼里竟带了几丝嘲笑,“她只不过是个替身,你又有什么不敢的?”

        “…他知道了?”一直竭力保持风平浪静的落葵这一刻突然崩溃,

        “他知道了?!阿患你…”她突然说不出话了,我知道她每每气愤至极就说不出话来。

        “是,我无患告诉我的。”他似乎很得意,“怎么,敢做不敢当了,贱人?”

        “今日之事不是我做的。”落葵的这句话不知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苍及王听的,

        “那还有待…”

        “无患,你信我吗?”落葵打断了苍及王的话,抓住我的胳膊问道,

        “我信…”其实我自己心里也不知道。她是苍贝山一等一的制毒高手,原本我完全不信是她干的,可现在,我也不知道了。

        她又恢复了往日的笑容,“苍及王既把我关在这里,那我就不送二位了。”

        走到门口发现八角和商陆等一行人在等苍及王,我路过八角的时候停了停脚,她一下子撇过头不看我。

        “八…”一句话堵在喉咙,好吧,日后再说。

        带着蓝蘼回到院子天已黑尽,杜若杜仲早已等在门口,看我们到了急忙迎上来,

        “妈妈,我们都听说了…”杜若眼里含着泪过来掺住我,

        “妈妈,她们说你要进宫了,”杜仲两眼通红噗通跪到我面前,“妈妈别丢下我和杜若,进宫请带上我们吧!我们绝不给妈妈惹麻烦…”

        “…谁说我要进宫了?”我一头雾水,“我哪儿都不去。”

        “可是…他们说今日苍及王要妈妈做他的妃子…”杜若没忍住哭出声来,“妈妈别扔下我…”

        原来如此。今日在席间苍及确实第一时间冲过来抱住了我,可没想到竟传成了这样。当年我和落葵的事不知怎的走漏了风声,不过一天的功夫闹的满城风雨。

        我一手扶起跪在地上的杜仲,一手拉住杜若的手,“我哪儿都不去,我也绝不会丢下你们。下去睡吧,我也休息了。”

        没想到这件事以我想象不到的速度传遍了整个苍贝山,第二日一早,我突然被楼下一阵吵嚷声吵醒,披了衣服下楼,大堂里竟然是平日里和我还算有些交情的别的院子的妈妈们。

        “妈妈恕罪,我和杜若怎么也拦不住各位妈妈…”杜恒一脸苦恼站在一旁,我冲他摇摇头示意他无妨,

        “妈妈醒了?”一位妈妈看到我下楼花容灿烂的迎上来,

        “妈妈这是…”我不明所以,随她下了楼,“各位妈妈可有什么事?”

        “是这样…”刚才迎我妈妈收了笑脸,“听说你马上要进宫,我们…我们来给你送行…”

        我心里白眼翻到接天莲叶无穷碧,“妈妈,你们怎么也听说了?我哪儿都不去,就在云轴空门!”

        “可是告示都贴出来了,说明日就要接你进宫了!”另一位妈妈挤到前面,“你这一走,这么大的院子没人管可不行啊,你看…我帮你管怎么样啊?”

        “哎哎哎,妈妈别听她的,我来我来!”

        “你那院子都快开不下去了,还你来,妈妈我行,我行!”

        “你行什么行啊?!你不行!妈妈,我…”

        ……

        “你们除了要我的院子,还有别的事吗?”

        突然的鸦雀无声是最尴尬的。

        “那既然没什么事了,各位妈妈请回吧!我这院子虽不值几个钱,可我哪儿都不会去的,所以啊这院子,还是我管!”我打开门做了个请的手势,妈妈们一看我下了逐客令,一个个不情不愿的走了。

        关门的一霎那看到了对面墙上贴着刚才一位妈妈所说的“告示”,走近一看差点没站稳,大体意思就是苍及王决定纳我为妃,即日入宫等等等等…

        …他是疯了吧。

        正好这两天蓝蘼还在修养,我干脆不开张,避避风头。

        风平浪静到了第三天,既无人无人来接我进宫,也没有半点苍及王得消息,我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况且蓝蘼体内的毒几乎都清除了,已无大碍了,那明日就重新开张吧。我让杜若把这几天所有的衣物洗干净,也算去去晦气。

        “妈妈,你那件披风呢?就是很厚的那件?”杜若在院子里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所以就来问我,

        “上次回来我不是给…”我想起来了。上次我去看八角,因身上味道太重便披了那件披风,却落在她的屋子里没有拿回来,所以苍及王才会发现我去找过八角,才会看到我留给八角的纸条。而我却怀疑是八角背叛了我…天呐,我干了些什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