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四章

    章节字数:5217  更新时间:20-01-21 17: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四章

        之后他有十天没有来院子。

        第十一天晚上,他来找蓝蘼,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的时候,他一个转身推开了我的房门。我并不在屋子里,晚上院子里的客人络绎不绝,不到最后一位客人离开我是不能休息的。直至又过了两个时辰,所有的客人都尽兴的离开了,我又看着他们收拾了大堂,这才步履沉重的上楼。

        推开门,他正坐在桌边把玩手上的翡翠扳指,看到我进来抬起头笑了笑,“你每天都这么累吗?”

        我竟一点也不惊讶他会出现在这里。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坐在桌子旁用手撑着头。如果他此时真的要做什么我是真的一点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不过能让落葵回来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我回去了,你休息吧。”他伸手碰了碰我的脸颊,起身离开了。

        第十二天晚上,他仍是在我屋里等我回来,只和我说了几句话便走了。

        就这样持续了大半个月,他只是看我几眼,有时在闹市里搜罗了奇奇怪怪的东西带来逗我开心,有时会把为了我而学琴磨出水泡的手指伸到我面前让我给他抹药,只要我能多看他两眼,多跟他说几句话,他什么都肯为我做。

        最重要的是,在他这里,我不是谁的替身,我就是无患,他爱的人就是我。

        这天晚上客人离开的格外早些,我想着这么早他可能还没来,就先回屋了,结果他依旧坐在桌前等我。

        “来,换上这个。”他冲我笑笑,掀开盖在桌上的一块布,

        那是一套及其华丽的百褶襦裙,只有大红色和金色两种颜色。

        “我不穿。”我抢过那块布又盖上,“我从不以色示人。”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你?”他的声音温柔到融化冰川,

        “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我面无表情仍是坐着,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肤浅?”他扬起一边嘴角伸手捏住了我的下巴,

        他这个动作反而让我松了一口气,这么多天他都不碰我,落葵肯定还被关在牢里,现在他终于碰我了,落葵也能出来了。

        “无患不敢,任凭处置。”我被他捏着下吧动弹不得,却又实在无法直视他,就垂下眼盯着他手上的翡翠扳指,

        “你盯着我的扳指做什么?”他把扳指拿下来,“喜欢吗?只要你喜欢,我什么都给你。”

        “那你把落葵还给我。”我不知哪来的勇气抬眼盯着他的眼睛。

        他的眼睛漂亮极了,浓密的睫毛在微微颤抖,瞳仁是浅浅的琥珀色,里面还有几块黑色的斑点。我离他只有几厘米,在这一刻我控制不住的凑近他,他一动不动的让我一点一点靠近,直至我的嘴唇轻轻碰上他的。就在碰到的一刹那,他努力屏住的气息迅速又准确的扑在我的唇上。

        “无患啊无患,你为了她真是什么都干的出来。”他往后闪了闪,眼里是一半的欲望和一半的嘲讽,“天下的所有,我都能给你,除了她。”

        “你说我答应你你就放了她,”我声音有些颤抖,“我答应你了…”

        “我碰你了吗?”他一个翻身把我压在身下,凑近我的耳朵低声道,“碰都没碰你就让我放人?”

        果然。不就是为了这个吗。那就来吧。

        我伸手缠到他的后背上,用唇轻轻蹭着他的耳垂,时不时发出细小到几乎听不见,但又刚好让他听到的呻吟,他的呼吸渐渐沉重起来,抱着我的手也用力了几分。

        他突然松开我起身,取了衣架上的披风夺门而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过第二天落葵就回来了。

        “妈妈,到了。”蓝蘼轻轻扯扯我的袖子,我点点头,拉着她的手下了车。

        院子里的一地狼藉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恢复了原本的摆设后还看得出着意添加了许多。

        我笑着拍拍蓝蘼的肩膀,“你看,他这不是补偿你了。”

        蓝蘼有些害羞的笑笑,眼睛里都在发光。

        “今天晚上不必忙活了,你好好歇歇,这回受了不小的惊吓,回去好好休息。”我捏捏她的鼻尖,伸手抱了抱她,没想到她伸出手把我抱的更紧,

        “妈妈,多亏了你,无患,谢谢。”

        “没什么,经过这次你要知道以后怎么处理这种事,如果我不在你自己怎么保全自己。”我吻了吻她的眼睛,让她回去休息了。

        我原本也想回房休息,但是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那间屋子门前。

        那以前是落葵的屋子。每一位姑娘的初夜都是价高者得,蓝蘼的初夜,出价最高的,就是苍先生,他出的价钱可以买得起整个云轴空门。我在她房里看着白花花的银子和厚厚的一摞银票开心的合不拢嘴,落葵突然把我压到墙上,捧着我的脸吻了上来。

        正在情浓时,她突然停下,“阿患,这间屋子只能我和你进来。”我想都没想一口答应,又歪头急着去寻找她格外迷人的双唇,没看到她欲言又止的眼神。

        又是两个人大汗淋漓赤身裸体胡乱躺在地板上,她用指头缠着我的头发玩儿,我躺在她肚子上闭着眼睛。

        “怎么听着楼下声音小了许多?我去瞧瞧去。你—”她伸手勾了勾我的下巴,“在这等我。”

        她胡乱穿了两件长裙,又披上一件开衫,略整理了整理头发下楼去了。

        我躺在地上并不想起来,趁着朦胧的月色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开门,我以为是落葵,就没在意,翻了个身接着睡,没想到此人带了一股陌生冰冷的气息,我微微睁开眼,竟…竟然是他?!

        我疯狂的抓起地上的衣服盖住自己退到墙角,可是他已经快步逼了上来,双手扣住我的胳膊把我摁在墙上。

        我大脑一片空白,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身上抓来的衣服也散落了大半,头发胡乱的散落在胸前,“苍先生…我…我求你…”

        “求我什么…”听他的呼吸早已是控制不住,喷出的气息滚烫的吓人,他用嘴唇轻轻的蹭着我露在外面的肩膀,松开抓住着我胳膊的手紧紧抱住我,

        我突然有些想他。想那个每晚看我是否安好的人。

        我的心突然疯狂的跳动起来。不是因为他的动作,而是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求你爱我。”

        他的唇离开了我的身体,呼吸也一点一点平静下来,伸手替我把滑落的衣衫往上盖了盖,我突然伸出手一把扯下了全部的衣服,整个人赤身裸体的跪坐在他面前,

        “阿患…?”他盯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我的眼睛里看穿我的心思,可这就是我的心思。

        我直起身抱住他,仰起头在他耳边轻轻说道,“苍及,我在这儿。”

        我抱上他的一瞬间他明显抖了一下,只不过片刻他也紧紧抱住了我。

        就让我放纵一次吧。就让我做一次无患吧。就让我成为一个人的唯一吧。我不想再做替身了。

        落葵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穿好了衣服,她把手里拿着的一个小包扔给我,打开一看是我最爱吃的酸杏脯,我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块,落葵跑过来从我嘴上咬掉了另一半。就在她碰到我嘴唇的一霎那,苍及的脸忽的从我眼前闪过。

        “阿患,记得我刚才跟你说这间屋子不准别人进吗?”她皱着眉头吸着腮帮子。落葵不爱吃酸,这块酸杏脯够她受的了。

        “记得,”我点点头,“可是为什么?”

        “我在门上镶了好几块蜜蜡你可知为何?”

        “知道,你说晚上月光照进来特别好看,”

        “也不全是,这几块蜜蜡我都用一种毒性极强的毒药泡了很久,每一块都有剧毒,一般人摸了的话不出三个时辰就会昏睡,不出七日就会丧命…”

        我“噌”的一下站起来,刚才苍及走的时候还奇门上怎么会镶蜜蜡,反复把玩了一会儿才走的。

        落葵一脸不解的看着脸色煞白的我,“阿患,你怎么了?”

        “我…我摸过…”我有些惊讶自己的反应能力,

        “哈哈哈…”她仰头大笑,“我不是说了,除了你和我。解药咱俩早就吃了,没事儿的。”

        我装作一副“那就好”的样子缓缓坐下,心里却默念了一万遍完蛋了。

        离我上次去那间屋子好像有…好几年了吧。我为了不落灰仍每日着人打扫一遍。直到昨晚八角误入,一些早已尘封的东西春风吹又生了。

        明日是“挑花”的大日子,到现在排的歌舞我还没看,不过我信得过蓝蘼,交给她是没问题的。想到这觉得疲惫不堪,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屋睡下,没想到八角来了。

        “八角??”我见到她有些惊讶,下一秒便冲上去抱住了她,

        “我没事儿,”她拍拍我的后背,“听说你今日入宫,连蓝蘼都吓坏了,实在放心不下,就来看看你。”

        “我也没事儿,”我看着和平日里一别无二的八角松了口气,不过我还有个问题要问她,“八角,你先坐下,”

        “怎么了?这么严肃?”她一脸不解,还是乖乖坐在凳子上,

        “…我上午偷偷去看你的事,是你告诉苍及王的吗?”我知道应该不是她,可人心里一旦起疑,不问清楚只会越描越黑。

        “…什么?”八角好像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下午他说是你告诉他的,”我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手上一直绞着裙子边上的流苏,“是你吗?”

        没想到她“噌”的站起来,“他说我告诉的就是我告诉的?你这么信他?”

        “…我没信,所以我才问你…”越说心里越没底,好吧我承认此时此刻我却是不知道该信谁了。

        “无患,他一句话你就对我起疑心?”八角眼里盖不住的失望,“你若不信就不会再问我!”

        “…可我实在想不通他如何得知的,我保证没有人看到我。”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不该怀疑八角,就算苍及说的再怎么天花乱坠,我也不能怀疑,可是话已经出口…

        “没有人看到你,除了我,是吗?”她语气略带嘲讽,“这么多年的情谊抵不上他简简单单一句话是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走过去拉住她的手,“他永远不能和你相提并论。”

        八角仰起脸,眼神里是我没见过的陌生和冰冷,“那现在我说是他杀死了妈妈,你信吗?”

        “八角?!!”我火气冲到了头顶,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说出这种话。妈妈的死虽和落葵的离开有关,但是几个月养的好好的突然恶化,三天就去世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暗暗的调查,希望有迹可循。

        “八角,妈妈待你如何你心里最清楚,是我不该不信任你,可你也不能什么话都说!”每当遇到有关妈妈的事情,我的感性总会占上风,“这里是妈妈的院子,也是我的云轴空门,还请你放尊重些,八角大人。”

        “你的云轴空门,明白了,”她点点头,“既然妈妈要休息了,我就不打扰了,八角告辞!”

        直至屋里蜡烛烧了个干净,我才迷迷糊糊睡着。感觉才睡了一刻钟,天竟亮了,睁眼时外面已经吵吵嚷嚷起来,我长吐一口气,起身装扮。

        昨夜与八角闹翻,原本最期待的挑花不过就这么过来了。众人被蓝蘼的舞蹈惊艳,跳完之后直接被苍及王点名坐在旁边,

        “真真儿一对妙人儿!”落葵看着你侬我侬的两人不住赞叹,“阿患,有这个蓝蘼,你这辈子不愁吃香喝辣了!”

        我冲她点头致意。

        月见凰衣的餐食天下独一份的珍奇,不但食材珍贵无比,就连菜的做法摆盘都令人眼前一亮,尤其是落葵亲自下厨给我和蓝蘼做的一道“墙里佳人笑”。

        “妈妈…”吃饭时蓝蘼皱着眉头小声叫我,“妈妈,我觉得不太舒服…”

        “怎么了?”我侧耳,把身子往她那边斜了斜,

        “…我也不知道,我…哇—!”蓝蘼说着说着一口鲜血喷到我身上,人随即被抽干了般倒了下去。

        “蓝蘼?!”落葵坐在对面看到了纸片一般掉到地上的蓝蘼,又看到了衣服上都是血呆坐着满脸惊恐的我,“无患?!!!”

        落葵这一声“无患”算是把全场的目光都吸引来了,坐在上面的苍及王几乎是飞到了我面前,“无患?!”

        “…快…救她…”我像是求救般紧紧抓住他的胳膊,“我…我没事…血…是…是她的…”我终于想起来怎么呼吸,大大的吸了一口气,却是瞬间充满鼻腔的血腥味儿,

        “快快!去叫大夫!!”落葵大手一挥,“把她抬到里屋!”又转过身来对我说,“阿患,跟我去换身衣服。”说完看了苍及王一眼,“苍及王若信得过落葵,她们二人都交我给我处理,苍及王请挪步至外殿!青木,过来带路!”

        “我当然信得过你。”苍及也看着落葵。

        这也是我永远学不会的。落葵永远那么冷静,那么井井有条。

        “大夫来了!大夫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句,坐在落葵屋里坐立难安的我瞬间冲了出去,跟在一路小跑的大夫后面一同进了蓝蘼所在的里屋,

        “大夫,如何?”我看着眉头一直紧锁的大夫一颗心悬的越来越高,“她…怎样了?”

        “她这是中了毒,”大夫缓缓开口,“我已让人给她煎了药,幸亏发现的早且不是什么剧毒,连服三日便无大碍了。”

        “中毒?!”落葵不敢相信,“她如何中毒?”

        “应是在她的吃食里有毒,要不然不会这么快就毒发。”大夫若有所思,“敢问各位妈妈,这位姑娘刚才可曾吃了些什么,能否让我一看?”

        “好,”落葵点点头,“所有食物都在桌上未曾动过,先生自便,”

        “那容妈妈给我一炷香的时间。”

        “她的吃食和我的都是一摸一样的没为什么我没事儿?”我微微皱眉自言自语,落葵听到了过来抱住我,“说不定不是吃食的问题,大夫已经去检验了,一会儿就知道了,等会儿药好了你为她服下吧,”

        我点点头,看着躺在床上的蓝蘼,她本就白的透明,现在更是苍白的一捏就碎。

        “二位妈妈,大夫已经查出,还请两位随我到外殿。”是苍及王身边的那位小太监,

        “怎么是你?大夫呢?”我问道,

        “他此时正在外殿,事关重大,苍及王要亲自过问,还请两位妈妈不要为难小人!”小太监弯着腰说的话滴水不漏,

        “你叫什么?”我看了落葵一眼装作随口一问,

        “小人商陆,是苍及王的随从。”

        “你在外稍候片刻,蓝蘼吃了药我们就去。”落葵回道。

        我急着想知道真相,喂了药就要往外走,落葵突然拉住我,“无患,”

        “嗯?”我回头,“走吧?”

        “无论怎么样你都会相信我吗?”她紧紧的盯着我的眼睛,

        “嗯?”我迈出门的一只腿收了回来,“什么意思?”

        “今日之事发生在我月见凰飞,你觉得为什么?”她话里有话,

        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今日是挑花,众所周知午宴在这儿,而中毒的又是我云轴空门的蓝蘼,那你这月见凰飞定是逃脱不了关系……”

        她点点头,“不论那大夫找到了什么证据,我都是逃不了的,所以无患,我再问你一遍,无论怎么样你都会相信我吗?”

        突然想起昨晚和八角的争执,我点了点头,“我信你,无论怎样。”

        落葵看着我的眼睛嫣然一笑,“你发誓?”

        我把收回来的那只脚又迈了出去,“我发誓。”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