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一章

    章节字数:2127  更新时间:20-01-06 18: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章

        “无患!坐这儿坐这儿!”蓝蘼冲我冲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

        蓝蘼是“云轴空门”里最有名的姑娘。十七岁的蓝蘼在两年前就已经名声大噪,她十二岁被我从街上捡回来,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她若仅仅只有一副好皮囊那也不值得一提,最妙的是她是雪神转世—全身雪白,从皮肤到睫毛,全部都是白到透明的晶莹,一双金瞳似能摄人魂魄。在这个女子不可断发的苍贝山,蓝蘼永远的一头齐耳短发,露出她小巧光滑的耳垂,随着她走动而来回摆动的耳环,衬的她不食人间烟火般的遥远,却又散发出对任何人都致命的吸引力。

        她不能见到太阳,每当她披着袍子出门时总会被指指点点,说她是妖怪。就像今天,她披了最喜欢的靛色细纹大氅,竟被人从后面泼上了墨汁。

        “大氅给我,我擦擦,”我点点头坐在她旁边,用手里的湿布轻轻擦拭着大氅,“你也是,总不能每次都由着他们胡来吧,下次我必要教训他们!”

        “妈妈别生气…”蓝蘼拽了拽我的袖子。

        苍贝山有无数个院子,而院子的主人叫做花捧妈妈。我一直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感觉又俗气又老气,所以云轴空门院子里的姑娘都只叫我“妈妈”。

        除了我其他的妈妈都是独身来参加,只有我带了蓝蘼。蓝蘼是我心目中最合适的下一任云轴空门妈妈,所以我想让她知道并学会所有事情的运转,所以我也只允许她可以叫我的名字,无患。

        “都到齐了吗?”穿着一身利落工服的八角一本正经的站在长桌子前面扫了一眼,“你们都知道,三天后就是十年一度的”挑花”,不知道你们都准备的怎么样了?”

        八角是苍贝山苍及王的手下,节日祝贺一律琐事都由她负责。“挑花”就是选人。上次挑花我还只是个十四岁的新姑娘,不知怎的就被云轴空门的妈妈选来了。此后十年一直都在院子里,直到五年前妈妈病逝,我接手了整个云轴空门。

        “云轴空门,你们准备的怎么样了?苍及王钦定了你们的歌舞,可别掉链子!八角一脸严肃,差点让我忘了她是个见了酒不要命的女人。

        “早就备好了,”我冲她眨眨眼,“还备下了八角大人最爱的美酒,大人你看可好啊?”

        其他的妈妈听了看着有些窘迫脸红的八角,都用袖子掩着嘴笑出了声。

        “哈哈哈,妈妈真会开玩笑!”八角扯着嘴角僵硬的笑笑,飞快的甩给我一个白眼,“歌舞准备好了,那还有午膳,月见凰衣,午膳可安排了?”

        “大人放心,都安排妥当了。”坐在最后的落葵点点头,轻声回答。

        落葵是月见凰衣的妈妈。从前和我一样都是云轴空门的姑娘,妈妈本属意让她接管院子,结果她突然去了当时整个苍贝山生意最红火的月见凰衣,妈妈因为她突然离开一病不起,不过半年就离世了。所以我是恨她的。

        “妈妈,月见凰衣早已不是昔日,为什么苍及王还要她院子的午膳?”蓝蘼侧头低声问我,

        我没回答她,只是轻轻摇摇头。如今的月见凰衣早已不似从前,门庭若市变成了门可罗雀,十日里有九日都是大门紧闭,更别提还剩几个姑娘了。一抬头发现落葵正看着我,我慌忙看向别处,可是心脏还是不受控制的砰砰跳起来。

        好在八角从来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磨磨叽叽的人,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就把一应事务交代清楚了。大家互相告辞后我便带着蓝蘼出来了。

        “无患。”身后一个人叫住了我,是落葵。“怎么走这么急,我做了酸杏脯,来尝尝吧。”

        酸杏脯是我最爱吃的。而我也知道她做的是世上最好的。

        “多谢了,我和蓝蘼还有事,就不叨扰了。”说着我微微行礼,从她身边穿了过去。

        蓝蘼不明所以的跟着行了礼,匆忙赶上我。

        “你就是不肯原谅我吗。”落葵看着我和蓝蘼远去的身影轻呼一口气,“已经五年了,五年了啊,我有我的不得已,你就是不想听我说吗,阿患。”

        回去的路上蓝蘼显然有一肚子的问题,可她看着脸色难看的我又不敢张嘴,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一路。

        “妈妈回来了!”杜仲最先看到我,笑着朝我行了个礼接过我脱下来的外衣,又递过来热热的湿毛巾给我擦手。

        “妈妈要不要看看准备的歌舞?”杜若一脸兴奋凑上来冲我行礼,“姑娘们都等着给妈妈看看呢,妈妈可要赏个脸?”

        杜仲和杜若是双生,杜仲是哥哥,杜若是妹妹,两个人无父无母,在街上乞讨度日。杜若算得上是院子里仅次于杜若的美人儿,可惜她只有一只眼能看到,另一只眼小时候被热人用弹弓打中,杜仲抱着她挨家挨户的求人医治,走到我门口时被蓝蘼看到抬了进来,这才捡回一条命。兄妹俩便留在我院子里,一来报答救命之恩,二来也能谋生,不至于再去乞讨。

        这也是我看中蓝蘼的一点。

        “晚上再看吧,”我冲杜若摆摆手,“我上楼歇歇,你们不用伺候了,蓝蘼,你跟我上来。”

        二人看了蓝蘼一眼,蓝蘼冲他俩点点头,跟着我上楼了。

        我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进来坐下,发现蓝蘼还站在门口犹豫不前,“蓝蘼?站那儿干嘛?”

        “妈妈…我…我不敢进…”蓝蘼支支吾吾,

        姑娘永远不能进妈妈的房间,进了就会双眼失明坠崖而死。这是很早就流传下来的说法,虽然我知道是假的,可我还是会和每个新来的姑娘说一遍,而且还是添油加醋的说一遍,以至于所有的姑娘在经过我屋子的时候都心惊胆战。

        “你进来,”我肯定的冲她点点头,

        “妈妈…”蓝蘼一脸“求你了我不想瞎也不想坠崖”的表情,看的我很是无语,

        “蓝蘼,你不会瞎的,也不会坠崖而死,”我哭笑不得。

        蓝蘼抬起脚,又放下,抬起脚,又放下,抬起脚,又放下。

        “。。你回去吧,”看她的样子我半分说话的欲望也没了,“把门关上,我睡会儿。”

        “谢谢妈妈!”蓝蘼整个人瞬间精神了,行了礼几乎是眨眼间就逃到楼下去了。

        作者闲话:

        这是我的一个梦哈哈哈,梦见自己是一位老鸨,被仇人追杀。。。然后就脑洞大开写了这样一篇。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22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