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文  第30章章金鹏的打算

    章节字数:4020  更新时间:20-01-17 12: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等到章金鹏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二点左右的时间了。章金鹏来到楼下,见到自己的母亲正坐着在挑着花边。

        当时,这种手工挑花边,是专门用来出口换取外汇的。而对社员们的家庭来说,也是一项十分不错的经济来源。

        虽然,一张花边最多也就两三块钱,但那时候,一个月三四十块钱,一家四五口人就用的舒舒服服了。

        很多日常用品,都是分,角为单位的,要用到元了,也是一笔较大的支出了,应该是的特殊的情况下才会有这样的支出的。

        一个女人,稍稍勤快一点,两三天的时间,就可以挑好一张花边了。因此,在当时,在章金鹏他们那里,基本上所有的女人都会挑花边。

        甚至,就连那些四五岁,七八岁的女孩子们,也都已经开始学习挑花边了。

        这时,章金鹏就坐到母亲边桂花的身边,望着妈妈边桂花说道:“妈,我想跟你说一件事。”

        “噢,啥事?”正在埋头挑着花边的边桂花听了,抬起头来,十分疑惑地望着儿子章金鹏问道。

        “我想去进点衣服,然后再去卖掉。”章金鹏小心翼翼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担心母亲会不会同意自己的想法:“先少量的搞一点,然后看情况,将事情慢慢做大。”

        “什么?你想去干这事?!”章金鹏的妈妈边桂花一听,不觉就大大地吃了一惊,瞪大了万分惊恐的眼睛,望着儿子章金鹏问道。

        先前,村子里因为也有人搞了类似的事情,而被抓起来,进行批斗,这样的情景,立即就出现在了边桂花的眼前,让她感到不寒而栗。

        “金鹏啊,你真的要这样去做吗?”这时,躺在床上的章金鹏的父亲李建根听了,也不觉就颤巍巍地劝说道:“你可要想好啊。”

        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被大会小会地揪着进行批斗,搞得人心惶惶,鸡犬不宁。

        “爸,你放心。这事,不只是我一个人想做,早就有人在做了,我在省城里看到的。”章金鹏一听,爸爸不同意自己去搞这件事情,不觉就心下大急说道。

        “人家是人家,省城是省城,可你是你。你就是不能去趟这趟浑水。俺可不想被搞得人心惶惶的。”李建根坚持着大声地说道。

        “爸……”章金鹏似乎还想再说什么。可是,章金鹏的妈妈边桂花轻轻地拉了一下章金鹏的衣襟,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了。

        章金鹏一见,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父亲,也就随着母亲边桂花一起来到了外面。

        “金鹏,你真的要去做这事?”一来到外面,章金鹏的母亲就望着儿子章金鹏问道。

        为什么边桂花要到外面来跟儿子章金鹏说这家事情呢?因为,边桂花知道,自己老公是=肯定不会同意这件事情的。

        而她也知道儿子章金鹏一旦决定了,就会一定要去做一下的,哪怕即使是失败了。与其不让他去,还不与让他去尝试一下,闯荡一下,说不定真能成功。

        因此,边桂花就采取了这样的一个迂回作战的方式,谁会喜欢一天到晚就挣那么一点点的钱,

        “嗯。”听了母亲边桂花的话,章金鹏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你决定要去干这件事,妈也不反对你。但你一定要多加小心,千万不要将动静搞得太大了。俗话说树大招风。”边桂花望着儿子郑重地叮嘱着说道。

        是啊,挣钱,谁不喜欢,这时当时的条件不许可,稍有不慎,就会被抓去批斗,说你那是在搞资本主*义。

        因此,社员们也就安安心心地过着一天就挣衣角八分多一点的钱。当时,队里的强壮劳动力一天就挣这一角八分多一点的钱,而那些想章金鹏那样的,还不是强壮劳动力的人,一天下来也就挣不到这些钱了。

        这样一年下来,比较好的人家,到了年终,队里能分到三四百块的钱。而一般性的人家,也就一二百块的钱。

        但是,进的钱虽少,需要支出的钱也就少了。当时,最多支出的也都是以分为单位的,只有吃一斤肉,才会是一块左右的钱。

        因此,社员们过个年,也都是火火红红,喜气洋洋的。那像现如今,几万块的钱,过一个年还感到寒酸。

        “这时一百五十块钱,本来想结存起来,给你结婚用的。你拿去吧。千万要小心啊。”边桂花将手里的那些皱巴巴的钱塞进了儿子章金鹏的手里,再一次地叮嘱着说道。

        “妈,我知道,你放心吧。”望着自己的母亲,章金鹏哽咽着说道。

        镇上,集贸市场里,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在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章金鹏就蹲在那里,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堆不大的红红绿绿的衣裳。这时,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来到章金鹏的身边,弯腰拿起一件女式的衣裳,翻看着问道:“多少钱一件?”

        “二十五。”章金鹏微笑着说道:“大嫂,这衣裳很好的,我刚进来的。”

        “太贵了吧。能不能便一点?”那女人一边翻看着,还在身上比试着问道。

        “那……就二十块一件吧。”章金鹏一听,飞快地转动着眼睛想了一下说道。

        自己去进这些衣裳的时候,才不到十块钱一件,我二十块钱卖出去,还能赚老大一笔呢。

        而就在这时,那些正在买菜的女人们,见到这里有卖衣裳的了,便都陆陆续续地又好几个女人分围了上来。

        那女人在翻看了一会儿之后,便从身上掏出一张十元的,两张五元的,递给了章金鹏。章金鹏接过钱,急忙拿出一只塑料袋子递给那女人。

        而这时,其他的几个女人也都纷纷伸手拿起衣裳翻看了起来。

        毕竟,那是的衣裳,无论从款式到颜色花纹,基本上都是一样的,就是蓝,青,灰,白这些颜色,很少有花纹的。

        而式样,又都是中山装,军便装,很少有几个人穿恰克衫的。

        而章金鹏的这些衣裳,无论从颜色到式样,都有了不小的改变。人们穿衣裳,也想吃东西一样,长期的穿惯了老式的衣裳,见到新一点的,就会争着去尝试新鲜。

        不一会儿,章金鹏带来的这几十件衣裳,就被人们抢购一空。

        看了看天空上的太阳,估计也就是十点左右。章金鹏喜滋滋地将手里的这些钱数点了一遍,小心翼翼地放进贴身的衣袋里,拿起剩下的那几个塑料袋,就兴匆匆地回家去了。

        “妈,我回来了。”一走进家里的大门,章金鹏便高兴地大声叫道。

        “嗳。”正在厨房里做着午饭的边桂花一听,立即大声地答应着来到了章金鹏的身边,微笑着望着儿子章金鹏。

        “给!”章金鹏从身上掏出一个包的整整齐齐的纸包递给妈妈边桂花。

        边桂花一见,野鸡十分兴奋地颤抖着手,打开了那个纸包。不觉立即眼睛放光的望着儿子章金鹏说道:“这么多?!”

        “嗯,三百五十二块钱。”章金鹏笑着说道。

        边桂花一听,立即就将手指在舌尖上沾上了一点口水后,就飞快地点数了起来。

        毕竟,这三百多块钱,可不是整张的百元大钞,而是十元,五元,二元,甚而至于也有角钞。

        边桂花颤巍巍的仔仔细细地点数了一遍,不多不少,真正三百五十二块钱。这可是一年多的收入啊!

        儿子这一天不到的时间,就挣到了这么多。怎么不让边桂花兴奋无比?

        “金鹏,这些钱呢,就积存起来,将来给你结婚讨老婆时用。”望着儿子章金鹏,边桂花不觉就十分兴奋地笑着说道。

        “妈,还早呢?”章金鹏一听,立即就笑着说道。

        “还早?都已经老大不小了。人家跟你一样的人,都已经结婚抱孙子了。”边桂花一听,立即就朝着儿子章金鹏轻轻地撇了撇嘴,十分高兴地说道。

        那意思分明就是说章金鹏结婚迟了。

        “妈,你不用急。到时候,一定给你一个好媳妇,抱上白白胖胖的孙子。”章金鹏笑着说道:“不过,现如今,这钱,我还要作为基金继续去经营这件事。”

        “那好。”边桂花一听,立即就笑着说道。

        “你们娘儿俩在外面说什么?这么高兴?”这时,躺在里面床上的章金鹏的父亲李建根也不觉大声地问道。

        “俺们在说让你高兴的事情。金鹏,你快吃饭。”说着话,边桂花就向着里面走去。

        看了自己的母亲一眼,章金鹏就去盛来了一碗饭,坐下来就开始吃起饭来了。

        “老头子,你看!”边桂花喜滋滋的来到里面,老公李建根的身边,将手里捧着的钱递过去,喜笑颜开的说道。

        “啊!这么多钱!这是哪儿来的?”李建根望着老婆手里的那一大把红红绿绿的钱,不觉就万份惊喜的问道。

        那种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是你宝贝儿子赚来的。难道会是天上掉下来的?!”边桂花一听,立即就笑着说道。

        “啊!他是怎么挣来的?”李建根一听,立即问道:“是不是卖衣裳挣来的?”

        “那是当然了。你不同意,俺就支持他。去闯一闯也好。小本买卖,亏了也不大,挣了钱就更好。”边桂花满面春风的大声说道。

        那种得意骄傲之色,自是不用说了。

        “可是,俺总觉得这件事不稳当。”听了老婆边桂花的话,李建根就不无担忧地说道。

        “瞧你说的。赚钱哪有稳稳当当的事情的。哪像你,躺在床上说风凉话就不觉得腰疼。”边桂花一听,就立即十分不高兴地挖苦着说道。

        “好好好,我没用,我没用。”李建根一听,就立即堵着气大声地说道。

        可是,他在心中就在暗暗地大声地骂着自己,谁让俺得了这劳什子病,只能整天家躺在床上,自己不能去干活,还要别人在照顾自己。

        然后,当边桂花将手里的钱放好,转过身来,看到老公那种阴沉着脸,很有点儿痛不欲生的神色时,便立即担心地说道:“老头子,你可别生气啊。俺也是说着玩儿的。”

        “俺还能生气?!俺还能身谁的气!讨好人家都还来不及呢!”李建根阴沉着脸,充满着火药味的说道。

        “你瞧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俺说,老头子啊,好端端的一桩事情,你干嘛就一定要搞得大家都不高兴呢?”边桂花一听,不觉就心中十分好笑又好气的埋怨着说道:“俺说你啊,真是一个老不要脸的。”

        “我这哪里还能搅事……”说到这里,李建根忽然闭上了嘴巴,不再说话了。他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我都不开口说话了,免得招惹了你们。俗话说,病从口入,祸从口出。

        夜晚,章金鹏躺在床上,回想着这几天来的事情,特别是今天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挣到了过去一年都难以挣到的钱,想想都觉得特别兴奋。

        赵这样下去,邀不了多久,咱们一家就能来一个大翻身了。这样想着,章金鹏不觉就开始盘算起往后的事情来了。

        接下来,等到将存放在家里的这些衣裳全部卖掉了,我就再去进一点货来,而且,比这一次要多一点,就这样,一次比一次的增加,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嗨嗨!到时候,我还要办起一个服装厂来。看看人们将会对我又怎样的态度。这样想着,章金鹏不知不觉就迷糊了过去。

        恍恍惚惚之间,章金鹏好像来到了一个自己似乎好像来过,但又好像有点儿陌生的地方。这里,有一条弯弯曲曲的河流,向着前方蜿蜒而去。

        河流的两边,是一道用石板铺成的路。章金鹏就沿着河边的石板路向前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地方。

        这个地方是一个比较热闹的地方,有一座廊桥横跨两岸。桥的上面,就开着一个服装店,一边又开着一个供销社,里面又过很多的人正在那里买东西。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niniquan.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男人的天堂va在线无码,狠狠色丁香久久婷婷综合五月,五月激情丁香婷婷综合中文字幕,婷婷六月久久综合丁香